天津籍女攝影師韓萌自2014年8月開始,用一年半的時間橫跨美國東西部拍攝了中國孤兒被美國家庭收養後的境況,2005年從天津兒童福利院被收養的男孩西恩(sean)頗具代表──



信用卡比較 電影 googletag.cmd.push(function () { googletag.display('div-gpt-ad-1489561879560-0'); });



從1991年中國允許美國公民收養中國孤兒至今有近9萬名中國孤兒被美國家庭收養。我認識收養了4個中國孤兒的格林夫婦,2014年耶誕節前夕我們在格林位於馬里蘭的家中第一次見面,他們給我講了很多孩子們的故事。我在美國拍攝了20個收養家庭,只有格林家的西恩來自天津兒童福利院,這個唯一和我有著某種地緣關係的男孩,也讓我有了一些別樣的親近。我和格林一家後來成了很好的朋友,現在還保持著聯繫。

if (typeof (ONEAD) !== "undefined") { ONEAD.cmd = ONEAD.cmd || []; ONEAD.cmd.push(function () { ONEAD_slot('div-inread-ad', 'inread'); }); }



哪一家信用卡比較好辦

讓東西方文化融合2005年,格林夫婦從天津兒童福利院收養了一個7歲男孩,取名西恩。西恩出生時有唇齶裂,並在福利院接受了治療。7歲時的他有著嚴重的語言障礙,幾乎不怎麼說話,到格林家之後,與來自山西、陝西、武漢的其他3名中國孤兒組成了一個大家庭。經過格林夫婦的悉心照顧,西恩慢慢開口說話了,也漸漸有了自己的興趣,愛上了航空科技。在美國,很多家長會選擇家庭學校,格林夫婦考慮到孩子們的特殊背景和自身條件,也從未送孩子們去公立學校,而是親自在家中給他們上課。盡可能讓他們接觸中國人群體,有中國節日時也會按照中國的傳統過節,讓孩子們記住自己的祖國和文化,並與西方文化進行很好的融合。現在,孩子們不僅性格開朗,而且都有自己的興趣和愛好。每隔一段時間,格林一家就會和幾個同樣收養中國孤兒的家庭聚會,讓孩子們有更多文化認同,並把收養這件事看得輕鬆和自然。從未表達尋親願望在接觸了10個左右的收養家庭後,我發現大部分孩子會在6歲左右經歷「為什麼我和父母長得不同」這樣的疑問。而得知自己是被領養的孤兒後,從12至14歲就會開始產生身分歸屬困惑,包括「我的親生父母為什麼丟下我?他們現在在哪裡?我是否有兄弟姐妹?」一類的問題。這也是中國孤兒被跨國領養後,表現出的最集中的問題,也成為一些孤兒回國尋親的重要原因。美國父母認為嘗試尋親的旅程有利於促進這些孩子與家庭的感情,能夠幫助他們更好地融入美國社會生活,找到自己在美國的身份歸屬感。此外,大部分收養孤兒的父母並不希望孩子徹底成為「美國人」,而是保留一定的中國傳統文化賦予他們的思想。西恩很少和我談到中國,他已經慢慢接受了自己的美國身分,按照自己已經習慣的方式生活著。現在,他的姊姊已經考取了駕照,而西恩也到了成人的年齡,他們未來是否會進入大學,究竟會怎樣發展,還是個未知數。西恩從未表達過想要尋親的願望,他和其他孤兒們是否真的已經釋懷,都是我接下來所要繼續探尋的問題。韓萌 小檔案現職澎湃新聞英文專案Sixth Tone記者經歷2003年至2014年任《新京報》攝影記者。作品曾發表於《紐約時報》《南華早報》等媒體。2014年至2015年獲得美國國務院福布賴特·韓弗理獎學金,就讀於馬里蘭大學新聞學院。在美期間,走訪美國11個州,20餘個收養中國兒童的美國家庭,關注他們的狀況和身分認同等,獲得新浪紀實攝影項目基金、騰訊穀雨計畫項目基金,完成《流美孤兒》《江南棄兒》圖片報導。(旺報) var _c = new Date().getTime(); document.write('');





國外刷卡回饋金

if (typeof (ONEAD) !== "undefined") {

ONEAD.cmd = ONEAD.cmd || [];

ONEAD.cmd.push(function () {

ONEAD_slot('div-mobile-inread', 'mobile-inread');2018信用卡機場接送

});

}



信用卡 現金回饋 推薦




5D38F2F63DB4BA75

    王嘉鴻柑胃夫曉咚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